当前位置:首页/政法风采

邻居身边的鄢孃孃 毒贩眼中的女侦探
发布时间:2015-12-04 16:09:05作者:盘龙公安分局来源:盘龙长安网
第一回 巡逻女民警练就火眼金睛
今年8月,一次再寻常不过的巡逻,两个矮小的身影却引起了鄢孃孃的注意。青梅巷深处,十多岁的女孩四处张望,她身旁的电动车上,一名5岁的幼童则紧紧的握住拳头,好像拿着什么东西。鄢孃孃悄悄地站在角落,仔细地盯着她们。不时,一名中年男子走到女孩身边,双方嘀咕了一会,男子便将50元塞到了女孩手上。可他们并没注意,鄢孃孃和协警已经悄悄摸了上去。“有警察!”幼童大叫一声,正在交易的二人慌忙逃窜,幼童也跳进了不远处的花坛里。
    鄢孃孃紧追其上,将两名孩子抓获后,又在花坛里搜出了10余包用黑色丝袜套装的“零包”毒品。而当鄢孃孃和缉毒民警顺着女孩的口供找到幕后指使人时,她还正带着不满1岁大的孩子在医院就医,看到警察的到来,这名操控着多名孩子进行贩毒的“90后”低下了头。
    谈起这次经历,令协警不解的是,鄢孃孃怎么能察觉到这两个孩子可能涉毒呢?在鄢孃孃的笔记本上,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全年的每一起案件,每一个细节,仅2010年至今,鄢孃孃查获的运毒儿童就有10余名。经过多年的案例总结,鄢孃孃发现灵光社区的贩毒人员多为外来务工人员,而为了逃避打击,她们往往由哺乳期和妊娠期妇女组成,在谈好价格和数量后,却利用未成年人藏毒、送毒,使得她们的贩毒手法极为隐蔽。“有些孩子常年被背着,腿都软了,站不起来。”每每看到这些孩子,鄢孃孃内心更希望能彻底根除辖区内的“毒瘤”。
    但这谈何容易,鄢孃孃所在的灵光辖区内涵盖了小厂村、鼓楼等3个典型的“城中村”,纷乱的村内环境早已为“毒瘤”生根埋下了沃土。随着2013年前后,北站周边城中村的全面改造,诸多外来人员也搬进了封闭的房屋,进行“零包”贩毒,同时小厂村的涉毒人员也在向其他城中村转移,根治变得更为困难。今年11月13日,鄢孃孃在接到群众反映后,带着协警进入了鼓楼的一出租房,可无论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,而当房东终将房门打开后,3名妇女和4名儿童走出了厕所,看着警察狡黠一笑。搜查,一无所获,可当鄢孃孃一行人离开时,狭窄的楼道突然聚满了人群,黑压压的人头堵住了出租房出入口。聚集的人群里除了之前鄢娘娘盘查的3名嫌疑人,还有8名大汉,对警察的例行工作他们没有畏惧,反而推搡着警察并辱骂着他们,可没有搜寻到出租房涉毒的具体证据,鄢孃孃只能忍耐。
解决城中村乱象内隐蔽的涉毒人员,拔去“毒瘤”就需要更具体的掌握。从06年至今,鄢孃孃多次找到城中村内的各个房东,希望他们按照相关规定提供租住人员信息,为了让信息更及时准确,除了向房东解释国家制定的禁毒法规、指出他们在租房时存在的风险,对于外来租住人员鄢孃孃还为他们免费办理暂住证,并与周边小学沟通,解决务工人员子女的上学问题。“大古楼27-33栋16户35租住人,青梅巷17户45人……”一本本笔记本上,搬出搬入的租住人员信息、电话及家庭情况一目了然。随着今年10月“百城禁毒会战”的开始,鄢孃孃每天走过灵光社区的每间出租屋,搜寻着可能遗漏的信息,这份上百人的租住人员信息名单被完整的收集,而“放心钥匙”的保管机制也应运而生。在近日,盘龙禁毒大队专项整治行动中,依靠鄢孃孃提供的线索,盘龙分局成功在灵光社区破获了“零包”贩毒的团伙,而这起团伙,正是鄢娘娘之前在盘查出租房时围攻他们的人员。
    从今年10月至今,鄢孃孃在“百城禁毒会战”中共查获吸毒人员16名、涉毒案件9起,强制戒毒人员19人。
 
第二回 帮助给戒毒人员房子住
   “跟戒毒人员说话,不能上来就生硬地问你什么时候吸毒、戒过几次等等。要多问问他需要什么帮助,是了解情况,也是真正的帮助他。”铲除“毒瘤”不仅要堵“贩卖”,防止吸毒人员复吸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,当戒毒人员遇到困难,向他们伸出援手,或许才能让他们重归新生,不再走上吸毒的道路,尽可能的减少吸毒人群。
    2013年3月老林(化名)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灵光街,可从戒毒所出来后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,50多岁对他是一个尴尬的年纪,他有时候恨自己,更恨毒品,可面对未来他更多的是迷茫。
一次走访中,老林拉着鄢孃孃来到了街边,小声的说:“我回来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也没有地方住,也不敢去找工作,你能帮帮我吗?”鄢孃孃听后搀着老林来到了社区工作站,低保对于老林来说可谓是救命钱。在等待低保来临的日子,鄢孃孃带着老林来到了辖区的某洗车场为他介绍工作。洗车场老板立即答应让老林来车场上班,可是当一听到老林曾经是名“瘾君子”,洗车场老板又打起了退堂鼓。为了能解决老林的工作问题,鄢孃孃早一次晚一次地找洗车场老板做工作,反复向老板游说并指出吸毒者也是被害者,社会应该向他们伸出手拉一把,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。一次次的拜访终于打动了洗车场老板的心,老林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。而当低保落实后,老林主动来到社区,踏踏实实的做起了义务的环卫工,在同事眼中老林虽然腿脚不大好,可是从不偷懒,他管辖的大街总是干干净净。
   工作的问题解决了,以后的住处又成了一大难题。鄢孃孃和丈夫商量后,主动腾出自己的一间老房子先让老林暂住,随后便立马忙着帮他申请廉租房。“你先拿去住吧,不要想别的。”接过鄢孃孃手中的钥匙,老林老泪纵横。免费暂住在鄢孃孃的老房子半年后,老林终于在鄢孃孃的帮助下申请到了廉租房。“这个老大姐非亲非故,这么帮我,我还能说什么,一定好好做人。”
在很多戒毒和戒断人员心中,这样的帮助并不陌生。当谈及鄢孃孃,他们都会把他称作“贴心的老大姐”。“不仅是物质上的帮助,还有精神上的慰藉,因为家里人基本不管我们,她都经常会来看看我们,和我们聊聊天。”在这些戒毒人员的眼中,鄢孃孃就像是他们的亲人一样。
而在外来务工子女眼中,鄢孃孃又是他们的鄢老师。从09年开始,针对灵光社区外来务工子女多的情况,“安心班”也应运而来。每天5点下学,孩子们就来到“安心班”,大学生义工开始辅导孩子们作业,而后鄢老师会给孩子们讲故事,通过一个个小故事鄢孃孃向孩子们灌输了许多法律知识、安全常识,其中也包括了毒品的危害,用身边的案例在小小的孩子们心中敲响警钟——毒品不能碰。7点,忙碌一天的大人们将孩子领回家。“今天学到了什么呢?”孩子闪着大眼睛,告诉父母“今天做了作业,还听鄢孃孃给我们讲了故事,告诉我们什么是毒品,它们好可怕呀!”
 
第三回 太忙 丈夫离世妻子没在身边
    今年12月2日,派出所的同事们第一次见到了鄢孃孃的泪水。她看着逝去的老伴,说出了最后的告别:“愿来生还是夫妻。”
丈夫一直说不舒服,可忙于工作的鄢孃孃并没有太在心。直到6月19日那天,丈夫被确诊为癌症,这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。可随着10月“百城禁毒会战”的开始,作为最了解社区的民警,鄢孃孃只能待在禁毒一线,清查工作从未停歇,她边走在矮小的出租房中,一边却挂念着病床上的丈夫。挂念,就仿佛一条大毛巾,紧紧扭裹着她的心。晚上9点下班后鄢孃孃匆忙来到医院,看着丈夫憔悴的面容,她强忍下内的悲伤和恐惧、收拾起疲惫与痛苦的倦容,绽放出一抹微笑细心的呵护起自己的丈夫。双方的老人都80多岁,而儿子又远在外地读书,丈夫的病情她还不敢告诉家人,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。不论是工作,还是生活,此时此刻她只能用自己的肩膀挑起来。入夜,放疗和化疗的副作用让人痛苦不堪,丈夫趴在床边吐了一身,鄢孃孃一边清理着呕吐物,一边默默流泪。丈夫抖着手,扣住她的拇指说:“有你我不后悔,下辈子还是夫妻,别哭。”
在同事李勇眼中,这段时间里,原本女汉子一般的鄢孃孃好像变了个人,爽朗的笑声少了,更多的是眼底那抹不去的悲伤。“平时工作还好,很看不出她难过。但是一个人的时候……”一天中午,李勇推开了办公室大门,鄢孃孃却没有发现,只是呆呆的望向窗外,眼泪顺着脸颊不停流下。李勇忙上去让她回医院陪丈夫,她只是摇摇手,拿起了厚厚的笔记本独自走向了喧闹的城中村,开始了每日繁复的巡检和排查工作。李勇很疑惑:“那种排查本身就有危险性,一个女同志她居然就不怕。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,工作家庭的压力都是最大化,她怎么……”
   “一直都会把家里和朋友的衣服带在车上,等到月末去送给村里的孩子。现在衣服还在车上,只是……”12月1日,鄢鄢孃孃忙着进入社区近一步登记着流动人员信息,下午又找到吸毒人员了解他们的康复情况。可是那天晚上,丈夫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……这天,鄢孃孃又站在派出所里,一本一本的梳理着线索,当谈及丈夫,她捏了捏鼻子,眼眶不禁红了起来。“没事没事……”

20141231164611604